首页新闻中心博 · 闻滕泰:解除供给抑制 释放中国五大财富源泉
滕泰:解除供给抑制 释放中国五大财富源泉
2013-04-15 09:00:00



在证券时报专家委员会2013年春季论坛上,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认为,面对中国经济积累的很多深层次问题,应该从供给端着手,通过制度改革,解除供给抑制,解放中国五大财富源泉。

滕泰说,过去十多年,每当经济增速有所下滑,决策部门就会较多受到凯恩斯主义的影响,“踩油门”刺激经济;每当通胀有所抬头,又会受到货币主义的影响和压力,被迫 踩刹车”紧缩。决策部门长期被周期性调控政策吸引了注意力,就难免忽视经济的深层次矛盾和长期增长动力问题。同时,长期靠踩刹车,踩油门,经济会有问题,调控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滕泰指出,十八大以后,新一届政府强调改革,强调未来十年保持7%的增长,此时“新供给主义”的战略意义就比较明显。新供给主义主张更多地从供给端研究中国经济问题,认为供给能够创造需求,尤其是新供给能够创造新需求。

滕泰认为,经济增长的潜在增长率取决于五大财富源泉,而中国当前这五大财富源泉都受到某种程度的“供给抑制”,只要通过制度改革,解除对人口和劳动的供给抑制、制度和管理供给抑制、土地和资源的供给抑制、资本和金融抑制、技术和创新抑制,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就会源源不断地焕发出来。所谓五大财富源泉:

一是人口和劳动力。只要解除人口和劳动力供给抑制,比如适当调整人口政策、放松户籍制度、促进人口自由流动,人口红利就会进一步得到充分释放。

二是制度。很多垄断的国有企业占有的单位资源、资本的产出都远远低于自由竞争的民营企业,因此破除垄断、放松管制、降税都可以大幅增加经济产出,增加就业和居民收入。

三是土地以及附着在土地上的资源。如果土地可以自由流转并适当集中,农业生产效率就会大幅提高。应该说中国的资源和土地供给抑制还比较严重,未来产权优化和释放资源供给还有很大提高空间。

四是资本。为什么全球资本最多的国家制造了最严重的资本短缺,制造了最贵的资本价格,这就叫资本抑制,或者金融抑制。如果把金融抑制放开一下,把中小企业资金成本的14%~15%降低到5%,可以想象有多少中小企业会焕发出生命力。

五是技术和创新。中国还没有形成创新型的科教体制。解除技术和创新抑制,中国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链接:http://epaper.stcn.com/paper/zqsb/html/2013-04/15/content_4594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