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泰:制约经济反弹主要矛盾是供给结构老化

2016-05-03 14:39:46

发布时间:2016-04-20   来源:中国资本证券网   

  

4月20日“创新驱动与资本引领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此次论坛旨在搭建创新创业的研讨、合作的联系机制和平台,共同探讨、参与创新创业活动,推动资本、项目、人才的结合,为国家创新发展战略添柴加薪。论坛上专家团代表、著名经济学家滕泰先生发表演讲: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分享关于供给侧改革的一些个人浅薄看法。我的报告分为四点,第一,给大家报告一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什么突然在去年四季度的时候被提高到如此重要的高度,它的具体经济背景和决策背景是什么。第二,新供给主义经济学从2012年提出来以后在过去四年里面我们大致做了哪些探索。第三,从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角度一孔之见、一家之言怎么看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四,结合中国的现实看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来大的背景就我个人的理解,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经济决策背景。2010年以后,众所周知,美国经济开始不但走出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而且持续反弹复苏,重新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而中国经济从2010年一季度创下了季度GDP增长11.9%的高度以后,一直到现在连续五年持续下行,不断回落,GDP增速跌破7%。为什么美国经济反弹复苏,中国经济持续下行?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一个经济背景。

我个人的理解,有两大原因造成这两国经济走势的差异。一个是我们实行了截然不同的货币政策,美国在利率降到0以后连续进行了三轮量化宽松,而中国由于种种原因分别在2010年、2013年执行了两轮货币紧缩政策,尽管名义上我们不这么叫,但是实际上2010年的紧缩对经济的反弹起到非常严重的抑制作用。2013年我们也叫稳健,但是大家知道爆发了钱荒,企业融资成本大幅上升,在企业的贷款总额接近70万亿的背景下,每上升一个点的融资成本,企业的利润被拿走七千亿。上升两个点的融资成本就被拿走一万四千亿利润,2013年的钱荒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上升了多少?这是第一个背景:人家量化宽松,我们搞了两轮紧缩。

第二个经济结构的不同是本质的原因,美国经济以苹果产业链为代表的新供给形成、新供给扩张这样一些产业带动下持续反弹复苏,美国的经济有79%都是软产业,都是信息产业、文化产业、知识产业、金融产业和各种其它服务业。硬财富的制造业占比不足20%,而硬财富制造业里面大部分还是有品牌的高端制造业。中国软产业占比不足50%,其它的都是制造业。而在制造业里面又绝大部分以钢铁、水泥等等产能过剩或者供给老化、供给成熟的产业为代表,过去房地产、汽车、钢铁、煤炭等等产业曾经拉动了中国经济的迅猛增长,但是同时也是2010年以后造成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不振的原因。因此如果对比中美经济结构来看的话,当前制约中国经济反弹复苏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供给结构老化。太多的产业处于供给成熟和供给老化阶段。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主要矛盾是供给结构老化,那么针对性的措施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我给大家汇报的第一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经济背景,抓住了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有一个政治和政策背景,去年五中全会前后提出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起到重聚改革共识、凝聚改革信心的作用。在两大背景下提出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历过近半年时间社会上的热议以后处于什么阶段?从四方面来看,首先学界热议供给侧改革,但是热议的情况大部分停留在概念和理论炒作阶段,深入理解供给侧改革的学者并不多,到底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改革?学界的热议反映了中央国务院决策的英明,因为供给侧改革前所未有统一了各个流派的思想,不仅我们作为新供给主义经济学最早的提出者我们支持,一些计划经济者也很支持,可以计划这个供给不足,那个供给多了,一些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也把自由主义变成了供给侧改革,有些凯恩斯主义的紧缩或者刺激的政策现在也戴上供给侧改革的帽子,供给侧改革前所未有地统一了各个学派的看法,这是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是正因为供给侧改革的认识五花八门,部门在决策行动上也是没有统一的步骤,各个部委不仅惦记把自己的供给侧改革往前推,同时还关心其它部门。比如降成本而言,给企业降成本毫无疑问是从供给侧推动改革的重要内容,但是怎么样降成本?我们看到一些现象,央行给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的同时也非常关心其它部门,写文章呼吁减税,财政部一些官员同时也是学者,在推动减税的同时也写了很多文章,建议降低劳动社保成本,发改委也有一些官员提出降低融资成本。每个部门既关心自己碗里的,更关心别人碗里的,但是到底降成本从谁开始?这么呼吁下去至少比前几年不呼吁有好处,互相监督,企业成本就降下来了。

中央高度重视,从提出来以后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各个层面反复都在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从实践效果来看,做减法比较容易,做加法比较难。减法比如去产能、去库存大家理解是怎么回事,下点指标去产能。去库存冲着房地产去,解决的方法其实在需求侧,扩大需求才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话也有创新的办法。但是降成本没那么快,补短板也没那么快,如何培育新供给新动能,这些加法的办法暂时没见到效果。但是供给侧改革提出来目的绝对不是做减法,当一个汽车在不停减速的时候,驾驶员把油门踩到底发现这个汽车还在减速,你怎么办?停下来看看发动机。当投资、消费、出口三架马车,全都拼命踩油门,经济还起不来,怎么办?回到供给侧看看,五大财富源泉有没有问题。不是做减法让经济减速,而是稳增长,增加经济的新动能,如果只做减法不做加法绝对不是供给侧改革的最终目的。18号总书记开会重点强调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培育新动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可能对供给侧改革的理解还有待提高,近期我去过很多省市跟他们中心组四套班子做报告,大部分省市的领导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没搞明白,市以下的再往下走的话就更不明白。如果地方对供给侧改革还是雾里看花,怎么能期望它在实践当中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拾经济发展动力的效果呢?

2012年发表的《新供给主义宣言》三篇文章。大体的意思是,当油门踩到底车子还不跑,必须停下来看看发动机有没有问题,投资、消费、出口不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只是价值实现的条件,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什么?是五大财富要素,人口和劳动是财富的源泉,土地和资源是财富的源泉,资本和金融是财富的源泉,技术和创新是财富的源泉,管理和制度也是财富的源泉。供给创造财富,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如果这五大财富源泉要素的供给都受到严重抑制,供给效率很低,供给成本越来越高,那经济就不行了。怎么办?通过五大要素体制的改革,释放财富源泉,降低人口和劳动的供给成本,提高供给效率;降低土地和资源的供给成本,提高他们的供给效率;降低资本的供给成本,提高金融效率;降低技术的成本,提高创新的效率;降低制度的供给成本,提高管理的效率。从需求侧踩油门到供给侧释放财富源泉,这是我四年前在《新供给主义宣言》中提出来关于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内容。

在2013年7月份出版了《民富论——新供给主义百年强国路》,提出了一系列主张,这些主张很巧合与四个月以后召开的三中全会的思路和具体措施大面积重合。本届政府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理念绝对不是最近形成的,也不是去年提出来的时候形成的, 2013年三中全会公告的时候这届政府已然是供给侧的思路,三中全会第一句话是这么写的。“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从2013年新一届政府给小微企业减税的时候开始,从减少行政审批破除垄断执行的负面清单制度开始,那时候供给侧改革实际上已经启动了,只是没有上升到这样的高度。

围绕五大财富源泉,一项一项讨论,土地和资源怎么改,制度和管理怎么改,资本和金融怎么改,技术和创新怎么改,人口和劳动怎么改。这些是我们认为的供给侧改革。

我们认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的核心要点,首先,在学术上认为供给在供需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几百年前人们想跑得快,那时候只能讲一个飞毛腿的故事,有了汽车这样的新供给才创造了“跑得快”的需求。几千年前人们想飞,只能编一个孙悟空的故事,现在有了飞机创造了自身的需求。很长的时间里面,每个阶段都是供给创造自身的需求,需求只是短期会影响供给。在经济学说史上无论是从社会分工角度研究财富增加的亚当斯密,还是马克思的《资本论》讲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以及熊彼特的创新驱动理论,库兹涅茨的要素投入产出效率,都是从供给出发去做研究。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供给侧改革的经济学原理不是以萨伊定律为代表的西方古典供给学派。萨伊定律认为供给自动创造自身等量的需求,有一千万的生产供给,有一千万的收入自然会变成一千万的要素收入就是劳动者的工资、资本家的利息、管理者的收入等等,会变成土地的地租,要素所有者都是个人,他要去买东西,因此一千万的供给自动创造一千万的需求,政府不需要干预经济,这是古典供给学派的基本原理。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供给恰恰在很多情况下不能创造自身的需求,比如在中国面临四种情况。供给过剩,生产一千万的钢铁只卖出了五百万,剩下的五百万变成库存,怎么创造自身需求?第二,供给老化,本身没有供给过剩,你的产品老化,卖不出去。第三,供给约束。比如出去打车打不到,不是北京人不会开车,也不是没有车卖,而是有几万辆的牌照限制,有效需求得不到满足。类似的供给约束还有很多。第四,还有供给抑制,你想盖房子没有地,土地的供给受到抑制;资本的供给受到抑制;劳动的供给受到抑制。中国的土地不少,劳动成本很贵,资金价格很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什么在中国如此必要?我们这四点:供给过剩、供给老化、供给约束、供给抑制比美国、欧洲更严重。

供给侧改革就是改变这四种状况,让供给恢复创造需求的理想状态。按照宏观的经济周期分为四个阶段,新供给形成、供给扩张、供给成熟、供给老化。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任务是什么?要把大量沉淀的要素从供给成熟、供给老化的阶段转到新供给形成和供给扩张阶段。在供给扩张阶段一个单位的有效供给能够创造N个单位的有效需求,在供给老化阶段一个单位的有效供给只能创造1/N个单位的有效需求。

关于新供给的概念,新技术叫新供给,新产品也是,新业态也是,新商业模式也是,新的管理模式也是。滴滴打车或者Uber没有新的工业技术,但是出去打不到车,用滴滴打车就能打到,这种商业模式制度的创新就是有效供给,创造了有效需求,经济就好了。只有新供给创造新的需求,形成新的市场,经济才会逐渐变好。这是我个人理解的18号总书记说要培育新动力,其实早在去年11月19号国务院发文如何培育新供给新动力新动能,这是供给侧改革未来的重点,供给侧改革绝对不是简单的做减法、去产能就是供给侧改革,去了产能之后要把供给老化、供给过剩的产业生产要素人口土地资源转移到新兴产业,那才是供给侧改革。

用克强总理的几句话来解释我说的新供给的主要方向及软财富理论,以前我们创造财富主要靠自然资源,今后要依靠人的资源;以前创造财富主要靠劳动,现在要靠人的智慧;日本人做的不是马桶盖,而是健康、保健,企业转型当中中国很多企业都是硬财富的制造业,但是就如一件衬衫一样,买的时候值两三千块钱,其硬财富棉花和布的价值就值一百,剩下90%的价值就是软价值,中国经济就得这么转型,从消耗地球资源、污染环境、制造低端产品转向更多的依靠人力思维和人力活动创造软财富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分为短期和长期两方面的主张,短期主张是放松三大供给约束,第一个行政管制,放松垄断,减少行政审批,2013年以来这届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关键领域,比如加油站、出租车牌照等还没有放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每放开一批行政管制就会爆发出新的生产力。融资成本的约束,“钱荒”把融资成本抬高了,现在降低融资成本对经济的作用有多大?每降低一个点的融资成本,企业利润增加七千亿,降低两个点增加一万四千亿,我们还有多大的空间可以降低?中国的钱是世界最多的,但是也是世界上最贵的,在这方面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供给侧改革不是做减法,不是像某些人讲,供给侧改革就经济不行了,大幅降低融资成本你看经济行不行?供给侧改革一定会让经济恢复增长的新动力、新动能。

关于减税,是什么灵丹妙药两年之内使美国季度经济从1982年的负增长到1984年中期增速8%,就是减税。中国政府两会公布了今年要增加赤字预算5600亿主要用于减税降税,5600亿是非常积极的值得肯定的政策举措,但是规模还不够,减一两万亿都有条件,我们的综合税负宏观税负37%,一共六七十万亿的GDP有25万亿被政府拿走了,经济怎么会好?减一万亿每年相当于减多少比例?减两万亿呢?减了税以后不是让政府不支出了,可以等比例发债,发债还可以解决资产配置荒的问题,如果政府发五年期5%的债券,估计立刻被抢光了,减税发债,借力未来一箭三雕。

从长期来看,改革主张还是围绕着五大财富源泉,如何围绕五大财富源泉降低供给成本,提高供给效率,给企业减负,让中国这辆车子恢复加速的动力。我们反复提要从人口和劳动上进行改革,可喜的是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松动了,二胎全面放开。户籍制度改革还要继续推,人口流动也是财富的源泉,一个人在农村的人均GDP和在城市的人均GDP在中国差五倍,意味着他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找到工作的话,对经济的贡献增加四倍,任何一个人从低效率部门到高效率部门的转移都是财富的增长,所以如何通过人口户籍制度改革促进中国的财富增长。土地也是一样,我们的土地供给这几年到底涨了多少倍?如何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降低土地和资源的供给成本,提高它的供给效率?

刚才反复讲过了,全世界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存在的价值就是一句话,要在企业和储蓄者之间用最低的成本架起一座桥梁,而中国的金融制度和金融机构金融市场二者之间挖了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一边闹钱荒,中小企业贷不到款;一方面资产配置荒,老百姓拿着钱不知道买什么。通过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改变这种现状,中国经济就有希望了。

还有制度,人民公社的时候大家吃不饱肚子,改成联产承包责任制就吃饱饭了,因为制度就是财富的源泉。国有企业有多少干部员工只用了百分之二三十的积极性工作,如果混合所有制改革,把积极性像民营企业一样调动到120%、130%,中国经济增长8%、9%都没有问题,到底能不能改?从五大财富源泉角度释放生产力。创新是我们今天会议的主题,如何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周克强总理又回到北大,怎么改革教育体制?有人提出来给钱,中国大学钱少吗?这几年没少花钱,但是学生没学到东西,不幸福,不但没少花钱,还没少赚钱,赚的钱不知道跑到谁的腰包里面去。中国的教育体制怎么改变?办学理念,培养创新性人才,都是问题。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80年代更多的是靠分工和社会制度的改变,是斯密增长,90年代靠大量的要素投入,劳动者投入,土地资源的投入,资本和储蓄的投入以及要素生产效率的提高,今后更多靠熊彼特增长就是破坏性创造,苹果手机在产生之前世界的需求是零,它带来多大的增长?它把诺基亚、摩托罗拉干没了,消失的那块是很小的,增长是很大的。Uber和滴滴打车冲击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但是它带来了新的增长点。

从供给侧看物价、看房价应该有不同的视角,这是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其它内容,跟其它流派的区别时间关系不介绍了。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供给侧改革?如何去产能?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在于供给老化。去产能的时候是不是把过剩产业给关了就是去产能?还是引导要素转移到新的领域里面才算完成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和培育新供给、新动力是同向并肩行驶的两条河流,两条河流合二为一才意味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完成。片面强调去产能,行政去产能都是有所偏颇。而去库存,虽然抓住了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但是解决的办法恰恰在需求侧。比如房地产库存,怎么通过供给侧改革消化?把房子炸了吗?那就是供给侧改革?去库存的办法只能是刺激需求把它卖掉。还有去杠杆,加杠杆是扩张,去杠杆必然伴随着紧缩。所以去杠杆应该选择什么时机?是在经济过热的时候去杠杆,还是经济衰退的时候去杠杆?我们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个人认为“三去”抓住了当前中国经济供给侧的主要矛盾主要问题,但是供给侧改革还应该比这个更深,推向更深层次怎么放松垄断、减少管制、减少行政审批、减税、降低融资成本、从五大要素角度进行体制改革。需求侧是三驾马车,供给侧是五大财富源泉。当车子油门踩到底还不加速,一定回到五大财富源泉,看看供给侧有多少改革的潜力。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个人认为供给侧改革关键应该是三个字“转、放、改”。“转”就是转型,依靠完善的要素市场和强大的社会保障推动生产要素从过剩产业向新供给新动能产业转移,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要做好社会保障和托底的工作,18号总书记专门强调了这一点,前两天又发了文。“放”就是放手,供给侧改革不是让收起来政府说了算这个多了,那个少了,而是放手让资源在市场中发挥配置作用。“改”就是改革,比如改革垄断行业,降土地成本不是一句话能做到,通过制度改革才行。总之,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抓住中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但是要把它落到地方政府,落到各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要我们坚持正确的方向,相信中国经济的增长不会像悲观派们说的那样深不见底,而是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触底以后,还将开启新的一轮反弹复苏,开启更长的经济增长周期。


0.1717s